安全岛挺醒目的

2020-06-15 12:52

安全岛被撞坏,引来市民争议

链接

潮汐车道上的安全岛近日频繁“受伤”,有些市民认为其不易被驾驶员注意,也有市民认为是位置问题。交管部门则表示,驾驶员如果按照正常路线行驶是不会发生碰撞的,不是“安全岛”的位置设计问题。

针织路口安全岛一侧被撞坏

由于潮汐车道上的“安全岛”由两块简易的塑料板构成,两块挡板的中心位置可以直接穿行。“以前我看到的‘安全岛’不是这样的啊?”路过此处的市民郭女士有些困惑。那么,潮汐车道上的“安全岛”和标准意义上的构造是否有差别呢?昨天下午,北青报记者联系上一家交通设施生产公司的工作人员陈先生。

除了发生剐蹭事故撞坏“安全岛”,也有司机直接“无视”它的存在。下午5点半左右,一辆灰色宝马由针织路转向朝阳路辅道时,直接从“安全岛”中间快速穿过,协管队员没有反应过来车便驶远了。

“我下午四点半到的时候已经坏了,被车撞的,当时车在路边接受处理,貌似是一辆老款的帕萨特。”该路口的交通协管队员告诉北青报记者,“可能是车转弯的时候转小了,挂到上面。”很多司机由于驾驶习惯的问题,转弯时幅度较小,不少车辆因此容易和安全岛“擦肩而过”,造成磕碰。“安全岛挺醒目的,但是车子转弯时必须十分小心。”路过此处的一位司机师傅表示。

北青报记者在现场观察后发现,绿灯亮起时,行人通过马路大约需要花费2分钟不到的时间。如果从绿灯一亮起时就通行,按照正常的步行速度,则无需在“安全岛”处停留。市民张先生认为,“如果潮汐车道两侧的红绿灯能显示剩余时间的话就更好了,我觉得它的实用价值或许比‘安全岛’更大。”

安全岛是一种安装在斑马线上的安全装置,与斑马线宽度相当,两端还各竖有一根“反光警示桩”,夜间在车灯的照耀下会发出亮光,以提醒司机注意避让。

有了“安全岛” 部分市民仍硬闯红灯

设立“安全岛”是为了让人们养成“二次过街”的习惯,即在第一次绿灯时间,先到达道路中央的“行人安全岛”,第二次绿灯亮起再走剩下的路程。目前,“二次过街”的方式已在欧洲各国广泛应用,北京、上海、郑州等城市也从前几年开始推广。

昨日下午5时许,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潮汐车道的针织路口,一位交通协管人员正在安全岛旁指挥行人通行,此处安全岛的一侧塑料挡板已被“连根拔起”。北青报记者在现场观察到,挡板是空心塑料材质,用螺丝固定在地面上,损坏的挡板倒在一边,螺丝裸露在地面上。

对此,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潮汐车道上的安全岛在安装时间上较为匆忙,正式投入使用之前也缺乏相应的规划,因而在摆放位置和外形的设计上存在不合理之处。对此,交管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设立在路口的安全岛容易发生被撞事件还和路口空间较为狭窄有关。

但是,依然有很多市民无视红绿灯过马路,下午5点34分,两位男性市民过马路来到安全岛时红灯亮起,在协管队员的劝阻下,却依旧闯过马路。“行人比汽车难管理一些,很多人压根就不看红绿灯,没车就过,过到一半时变灯了,也直接过去。”协管队员介绍,遇到有人不听劝阻时,他们也捏一把汗。

对此,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北京市内“安全岛”共有100多处,分为路段和路口两种类型,由于路口空间限制和司机在转弯处的驾驶习惯,设置在路口的“安全岛”容易发生剐蹭事故,因此一直没有大范围使用。但是,如果按照正常路线行驶是不会发生碰撞的,所以并不是“安全岛”的位置设计问题。

北青报记者在该路口观察,行人在安全岛内落脚,等待绿灯,“我们过马路的时候还是绿灯,过了一半就变红灯了,只能在这里边等着,比在外面安全。”一位在安全岛内等待绿灯的市民说。

标准“安全岛”应设置人行踏板

本报报道为了避免掉头车辆横穿人行横道,从而保证行人的安全,潮汐车道在各大关键路口处增加了安全岛。然而还不到一天,小庄路口的安全岛就被撞坏。昨天下午,针织路口处的安全岛也因过往车辆的碰撞被“连根拔起”。此外,部分市民表示潮汐车道上的安全岛外形和其他地方的似乎“不大一样”,看上去有些“太过简陋”。

“‘安全岛’通常应用在路面较宽的情形下,行人过马路时可以在‘安全岛’上短暂停留,行人站在橡胶踏板上时就像置身在一个小岛上。它有助于保障行人的安全,若是塑料材质制成的则比较容易被过往的车辆撞坏。”

“‘安全岛’一般都会设置人行踏板,”据陈先生介绍,“人行安全岛”一般由两个“导头”、一个黄黑相间的踏板和两根红白相间的塑料柱子构成,踏板和导头均是橡胶材质。“所谓‘导头’就是踏板两侧的延伸部分,高约30厘米,塑料柱子穿过它总高度约为1.1米。”

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,潮汐车道上的“安全岛”在位置设计上存在一定漏洞。“比如当司机由北向南行驶时,他会习惯性地注意自己的左手边,并不会留意到‘安全岛’的存在。此外,公交车的转弯半径过大,也容易和‘安全岛’发生碰撞。”